↑是老婆画的极

【2021蒙克七夕】生吃

-番外现pa

-可能会引起不适



他频繁地梦见一个场景,今夜的梦里他是夏洛克·莫里亚蒂,房间里摆着棺材板式的桌子,被放在上面的人体很熟悉,不熟悉的是那些馥郁的玫瑰花瓣,它们渐渐地飘落下来,露出剖空了的腹部。他不想走近去看受害者的脸,即使意识到是在梦里,他能听到的充满爱意的呼唤,柔情而缱绻,伴随着肢体被切割的沉重声音,“尊敬的愚者先生。”



又是在一片汗水的湿黏中醒来,最近重复又诡异的噩梦让周明瑞逐渐开始习惯起这种糟糕的感觉,上班需要赶通勤,虽然头疼,也只能在放空了几分钟后就起床开洗衣机,然后重复机械的洗漱动作,最后拿起背包和刚回来的阿蒙在门关处挥挥手,算是招呼。

做梦像连续剧一样。

靠在地铁的角落里缓神,手臂贴在车厢上的冰凉感觉又让他想起梦中的冰凉触感。冰凉的身体、冰凉的吐息,背后的——他分明是一个旁观者,但却对那个躺在桌子上的人的感受有着切肤的体会,还有那个梦境里清晰,醒来就会忘记音调的声音,伴随着车厢连接处的吱嘎声,就更想不起来。

夏洛克·莫里亚蒂,格尔曼·斯帕罗,道恩·唐泰斯……梦里的他是不同的人,不同的样子,也看着不同的场景。在咖啡馆在海上,在一个很空旷的客厅里,然后在迷雾中,他向着最深处走去,渐渐变成了细碎的——嘶,有点痛。

突然的减速,年轻人的头磕了一下,紧接着而来的便是到站提示,走出站,手机正好振动,阿蒙发来信息,是他漏拿的文件,让他干脆中午再回来一趟。

他会做午饭。

明明不是第一次,但看到这句话,身体依旧会涌动上莫名的不适感和警觉,他只能归结于是被梦影响,揉了揉刚刚被撞到的额角,走向出站口。


贝贝小姐又和老板吵架,于是他就得到了本该是老板的曲奇,大部分人都在午睡的休息时间,因为近来的睡眠质量实在不佳,白领一边小口静默地咬着饼干,一边试图回想那些梦境。

很重要。

他的潜意识执着地这么觉得。他猜想也许是和预知有关系,也许他以后会成为一个侦探,也许——虽然更大的预感,他总觉得被旁观的人才是自己。

只是他从来都下意识避免去看“他”所注视的脸。

被包裹的,被切割的,被咀嚼的……在母体中的感受,有什么柔软的东西,经过了手臂,将谁剥离,然后轻易地滑向某个深渊。

像饼干掉下碎屑。

从他的身体上掉落的什么东西,被吃掉了。


在呼唤的声音,在吞咽的声音,直到手机再响,他才想起,自己是要回家吃午饭的——文件没有拿。

想起黄总上午看自己的死亡眼神,周明瑞觉得自己还是先回去一趟。

“只有我在吃的东西了哦。”

笑眯眯地说着这样的话,盘子上被切割好的牛排带着一点血水,虽然年轻人很想吐槽这明明是没有做自己的,但终归是自己忘记了回来,于是就从冰箱里拿了盒牛奶坐在对面休息一会儿。

文件毕竟就放在桌子上。

至于自己为什么会忘记拿那么明显的东西,大概也是早上醒来的时候太混乱了。


说起来……阿蒙倒是一直比他起得早很多。

明明也不用工作——“叮。”

风扇的声音下面,阿蒙切割肉类碰到瓷盘的声音就有些刺耳,他就又忘记了自己在想什么。


“最近是睡得不好吗?”

“诶?”

“看你最近每天早上都用洗衣机,和从前不一样了。”

“……做了稍微有点奇怪的梦。”


“哦——”


他看着面前的人笑眯眯地用尾音收住了话题,“你待会儿就回去吗?”

“还要上班。”


没有回应,周明瑞盯着对面的玻璃片稍微愣了会儿神,是阿蒙的那片眼镜,在灯光的折射下,有几个角度很像万花筒。

为什么会戴着这样的东西呢?

但总觉得,也不是需要在意的事情。


并不太大的咀嚼声结束后,被提醒是不是该回去了,干脆打了辆车赶时间以免错过午休的打卡,出租车司机把空调打得很低,冰凉得恰似在梦里。

然而,却想到了会让体温更低的地方。


和从前不一样了……

自己是从阿蒙搬进来前,就开始做噩梦的……对吧?


tbc.




评论(9)
热度(428)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時雨竹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