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老婆画的极

【绯色柯12h】22:00-The echoes

*我流ABO


工藤新一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身体的逆生长会让他重新分化。


01.

他在刺眼的手电筒和剧痛中醒来,想要睁开眼睛又觉得疲惫——那两个黑衣人,他开始回忆。好像是他的大脑在答复他自己的问题,他在游乐场里看见了两个行踪鬼祟的人,然后好像被发现了,就什么也记不得了。

我现在会在哪里?我被带到了什么地方?用不上力气是因为什么?

工藤新一的脑子在飞速地运转着。但是,他的身体却不听使唤。他用尽了最大的努力,才能勉强睁开了眼。

熟悉的警察制服——却太高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能用仰视看着面前的人。警员蹲下来,语气温和疑惑,“小朋友,你怎么在这里?”

 

在那个警察抱起他寻找“家长”之前,他难以抑制地为空气中的某种气味感到反胃,这从未有过。他总觉得有个地方在持续不断地,努力地接受着环境的信息,腐烂的烟叶、不干净的肉类、发潮的调味品……然而警员的身上是干燥纯净的,所以他就在袭来的昏沉中睡去。

当他的意识再次恢复的时候,头疼还是依旧,但是他的身体已经能够动弹了。他发现他还是保持着那个奇怪的角度仰视着世界。

不是一个梦。

想到这一点,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跳下床来,跑去开门。可是门却是被锁上的,无论他使多大的劲还是纹丝不动——孩童的力气和身高本来就勉强。这个行动让他稍稍回忆起自己是被警员发现的,另外他的手脚没有被绑着,说明身体是完全自由的。

他是安全的。

工藤新一躺回了床上,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他现在需要好好地思考。

 

他这才开始注意到,那面镜子里的自己虽然变小了,身上穿的衣服也是新的,但是属于“工藤新一”的衣服很好地叠放在旁边。房间的布置虽然素淡却不是蓝白,这里就一定不是医院。

某种养护的场所……像是幼儿园?

 

02.

女警员年纪在四十岁左右,应当是心理学的专家,在问询信息的时候十分注意尺度,只是让他奇怪的是,她的态度总还有一些过分的怜爱,这样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她问他昏倒是否和闻到了奇怪的味道有关。

循循善诱且和蔼。

 

“……这是非常正常的事哦,有些孩子会在某一天变得不一样——大家都会不一样,Alpha、Beta、Omega,虽然Omega……但是我们现在有完备的制度……如果感到不安的话,都可以和我说哦?”

她似乎笃定自己是个Omega,工藤新一条件反射性地反驳,“不。”

他还不习惯自己稚嫩的声音,“——大姐姐,我记起家人的电话了,我可以打给他们吗?”

“……这样就再好不过了,不过我们还是先做个检查吧?以后有什么新情况也可以和姐姐说哦。”

 

检查的结果很正常,他也有惊无险地回到阿笠博士的住所,有惊无险地用江户川柯南的名字搪塞过了小兰。

此外,除了感觉自己的嗅觉更灵敏,没有其他任何的异常,所以当赤井秀一化名冲矢昴搬入工藤宅之后问及他最近偶然的发热,他也没有过多的对于可能是分化的疑惑。

他是个Beta,从前是,现在也不例外。

 

03.

两个人谈及第二性征的话题不算少,毕竟虽然Alpha和Omega在某些地方更特别,体能更为优越,Beta作为公务人员的主体还是占大多数。

不然光高浓度的信息素瓶就可以掀起很多乱子,这样的社会也太乱套了。

工藤新一——现在要叫江户川柯南,对此深以为然。

即使现在各种模拟剂、抑制剂和阻隔剂花样频出,并且有着优良的效果,但一个月总归还是有那么一两起的信期暴动的案件,让他认为光靠药物也不是百分百的可靠。

“……还是Beta最方便了,昴先生有看到原来放在这里的《黄屋奇案》吗”

 

粉发的男人从远处的书桌投来目光,“所以我看上去也是那种会让男孩觉得不可靠的存在。”

“那本书的话,因为之前看了,我把它放在和《第三十九级台阶》一起的地方。”

 

“昴先生完全没有哪点像Alpha吧。”

“男孩闻不到我的信息素吗?”

“除了这一点。”

 

“而且闻到信息素又不代表什么——”

 

书架最高层的书滑落下来,差点砸到在下面整理的孩子,已经走过来的冲矢昴把人捞起来塞到书桌前,“你完全可以拜托我来拿这本书。”

 

尽管撇去玩笑话,柯南不是没有怀疑过那些短暂袭来便会褪去的热度也许真的和分化有关,只是他确实对任何人的信息素都毫无反应。

可以闻到,也仅此而已。

在明面上的表现只有因为身体变小了而变化的嗅觉,小孩子的五官感觉总是更敏锐——有科学解释。

在再一次梳理黄屋里凶手逃出密室的路线时太入迷而忘记了时间,被睡意侵占的大脑逐渐剥离了思绪,只有断续的回想里还记得是有人把他抱回了房间。

越来越浓重的龙胆的味道和近来已经不陌生的感觉。


他大概又发烧了。


tbc.



评论(1)
热度(177)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時雨竹祭 | Powered by LOFTER